枫林夜语

0w0

【乔高】寄平生 06 【本章邱宋出没

_(:зゝ∠)_注意这里有ABO背景 虽然两人都是B所以并没有什么用【x

但是这一章邱宋上线了这是一对AO!

乔高向,有邱宋和刘卢刘 私心有莫橙肖戴林方不过都是一句话的那种

注意避雷 欢迎捉虫 欢迎捉虫 欢迎捉虫

这一章感觉十分的OOC,特别是新嘉世那里

新嘉世的私设很严重!有一股新嘉世三人组的感觉 注意避雷qwq

============================================

第二天,乔一帆从有些凌乱的床上爬起来,揉了揉自己还没睁开的眼睛和睡乱了的头发。有点懵的看了看四周,柔和的光线从窗口打进来,但是亮堂的房间也是一个十分明显的信号。

顺手抄起了自己的手机,乔一帆伸手划开。果然已经九点半了。

哎呀,今天蹭不到安文逸的早饭了。乔一帆想着。

在床上呆坐了个两分钟,等到自己的起床气褪去之后,乔一帆才站起来,舒展舒展筋骨,然后换了身衣服,穿鞋出门去洗漱。

在走廊上遇见了莫凡,兴欣的忍者向他点了点头问好,随后便端着自己的马克杯——上面还画着仓鼠的,下楼了。

匆匆洗漱完,乔一帆整理整理就下了楼,餐厅里没人,倒是从训练室的方向传来了包子和方锐的声音。

过去看看吧,乔一帆这么想着,然后就这么走进了训练室。

“一帆早。”陈果冲他打了个招呼,“吃过早饭了吗?”

“嗯,还没。”

“啊小乔你还没吃啊。”方锐的声音传来,同时一只手从一台电脑下面伸了出来,“帮我带一点呗,能吃就行。”

“好。”乔一帆答应说,“今天有什么事要忙的吗?”

“boss暂时不会开吧,苏队大概过个一小时从训练营那边过来,先去忙自己的事呗。”方锐说。

“也没什么自己的事情,那我去买早饭了。”

“啊什么你还没吃啊,老大我早就吃过了。啊莫凡我们来打一架吧。”包子元气的声音也出现了,不过这一次乔一帆一眼就定位到了他,毕竟一头金发。

“好。”莫凡答应道。乔一凡这才发现他已经坐在了训练室的角落里。

早饭就吃楼下的包子好了。乔一帆想着。

“那我走了。”打了个招呼之后,乔一帆就下楼了。

 下楼之后,意外的遇到了认识的人。

“乔一帆前辈。”后背被拍了一下,然后那个声音小声地叫了他的名字。

听到这个声音,乔一帆也是回了头,果不其然的对上了青年的眼睛。

“早啊,闻理。”

“下来买早餐呀。”闻理向他挥了挥手,站在他身后的一个妹子也向乔一帆挥了挥手、

“是啊。啊冉荫你也来了?”

“嗯。”新嘉世的鬼剑妹子向乔一帆打了个招呼,“闻理说天色有变,粉红泡泡攻占了俱乐部和训练室,不想被秀一脸就跑。然后我们就跑出来了。”

“听着十分可怕。”乔一帆边走边感叹道,“诶邱非呢,你们三个一般不都一起出来吗?”

“…我们跳过这个话题好不好,你是去买包子吗?”闻理嘴角一抽,然后十分僵硬地扭转了话题。

“是的。”乔一帆也不是爱挖八卦的人,也没有再问下去。兴欣和新嘉世的人关系其实挺好,乔一帆私底下也和邱非闻理聊过挺多次。因为两队住的真心近,所以下来买个东西偶尔还能遇到。

“好巧。”冉荫说。

三人就这么一起走了一段路,什么也没说。

过了一会儿,闻理有些无奈地说“要不我们还是来八一八好了,真的好尴尬啊。”

“我觉得不用了吧,包子店到了。”乔一帆看了他一眼,直觉告诉他还是拒绝比较好。

“闻理你别忘了我们的任务。”冉荫冷不丁地冒出一句,然后转头,用一种生无可恋的目光看着闻理,“队长的特殊需求,包子里面不能有香菇。”

闻理有些无奈地捂住了脸“…哦我知道”

“我记得邱非吃香菇的。”乔一帆有些奇怪地说,“他最近肠胃炎吗?”

冉荫再一次看向前方,说:“简单概括,这和爱屋及乌的道理有点像。”

“…某人,不吃香菇。”闻理接上话。

“老板我要两个肉包两个菜包。”乔一帆冲着店内喊了一句,然后看了看闻理,忽然感觉自己好像一不小心听到了什么不对的东西。

趁着闻理去买包子的间隙,冉荫转过头来问乔一帆:“前辈你有什么不吃的东西吗?”

“啊?我吗…”乔一帆歪这头思考了一下,“真的没有,但是习惯不加葱。”

这话听着有点耳熟,冉荫忽然想起来,她和闻理在前两天闲着无聊还拉上邱非一起看了某个访谈节目,好几个星期以前的了,美名曰打探对手情报,其中就有采访高英杰。

她记得主持人似乎问了这样一个问题。“那请问高英杰选手,你有什么不吃的东西吗?”

“吃不吃和荣耀有什么关系吗…”少年面对镜头笑了笑,然后想了想说,“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不吃葱啊。”

我不吃葱啊。高英杰的语句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声音在她的耳边回荡着。

细思恐极!

冉荫妹子捂住了自己的脸,乔一帆一脸奇怪地看着她,然后闻理回来了,包子铺其实就在三人面前,他只用走到大概两步远的地方去付钱,并不用走多远,自然也是听见了冉荫和乔一帆的对话。然而他并没有发现哪里不对。

冉荫把头抬起来,然后一脸悲愤地看着闻理,说了一句:“记得那个访谈吗。”

“记得啊,怎么了吗?”

“…没怎么”感觉被队友抛弃了的冉荫妹子坚强地抬起头说,“走,我们回俱乐部吧。”

 于是三个人又一次并肩往回走,这一回乔一帆主动和闻理说起了荣耀的话题,同样是鬼剑的冉荫也在旁边旁听了不少,三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聊了一会儿,乔一帆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高英杰打来的。

有点惊讶于对方会在这个时候——九点左右,应该是微草训练的时候,打来这个电话。乔一帆轻巧地划开手机,轻声问了句“英杰?”

闻理和冉荫也没有再说话,新嘉世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闻理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冉荫点了点头。

“怎么了吗?”乔一帆问。

“没,就是…”对面的声音有点局促,“过十分钟去复盘,我趁机打一下。”

“这样啊。”乔一帆回应说,“忙吗?”

“什么?”对面似乎没听清。

“我问你忙不忙,累不累。”乔一帆说,“微草最近应该有挺多要忙的事情的吧。”

“还好,可以撑住。”那边轻快地说,“那就这样,我去复盘了。”

乔一帆在这一边微微笑了笑“那去吧。”

“再见。”

“回聊。”

打了一通没头没尾的电话。乔一帆总结道,不过不是坏事。

“那我回去了。”不知不觉走到了上林苑门口,乔一帆向新嘉世的两人挥了挥手,得到闻理和冉荫的回应后扭头走回了兴欣。

回到兴欣之后,乔一帆走进训练室,把包子递给了方锐。随之投身进了伟大的训练事业中。

 新嘉世。

“队长,你要的。”闻理进门之后就一个滑铲坐到了训练室的一张旋转椅上,然后把包子扔到了邱非的面前。

“这么扔你也不怕掉出来。”邱非正做着训练,战斗格式在屏幕上跳跃着。过了半分钟,他拿起了扔到他隔壁桌子上的包子。

“我的技术你还质疑?”闻理哼哼说。

“上次在两米之外扔水瓶还没扔中的人没资格发言。”冉荫坐到她日常的位子,然后毫不留情地捅了闻理一刀。

“你的技术?来我们打一盘。”邱非往椅子上一倒,用少有的轻松语气说。

冉荫的声音冷不丁地冒了出来:“队长你今天很高兴呀。”

“啧啧啧,有了O就忘了朋友是吗。”闻理也毫不留情地继续说。

“我说你们受什么刺激了吗?”邱非也没有火,和这两个人相处一两年早就了解了对方的习惯。

“闻理你不懂,这叫做战队友好交流。”冉荫说。

闻理坐在旋转椅上转了个圈,然后又转了一个把自己转到了电脑旁边,“队长你完美刺激了我们的心脏。还有冉荫你帮谁了,还是不是男人了”

“说得好像我本来就是一样,还有队长这样不太好啊今天的训练室都是粉的你知道吗。”

“闻理你打不打,我开房间了,竞技场564,密码5271。”邱非说,“打完把你的训练做了。”

“5271.”冉荫又叨念了一下这个密码,“哇队长你心,真脏。你一定是看出来闻理智商略低一定破解不出这是什么意思吧。”

“我看出来了!”闻理喊了声,“好了好了我来了来了。”

这场比赛打了个五分钟左右,以战斗格式的一个霸碎为结尾。冉荫全程围观,正当比赛结束她也想去打一打的时候,邱非的声音传了过来。

“闻理你还不行啊,刚才热感飞弹都被我发现了。你本来是想藏在反坦克炮里的吧。”

“靠,这都被你发现了啊。”

“水平技术不过关,加强训练。”邱非推了闻理一把,“哦对了,顺便,我觉得有件事和你们说一下比较好。”然后邱非也没动,就这么说道。

“说呗队长。”冉荫接到,“嘿队长我可以和你打一架吗。”

“可能再过个半个月,奇英到我这里住五天。”邱非说,“可以,还是刚刚那个房间,你来吧。”

“队长爱呢!”闻理哀嚎一声,“冉荫你快去买好墨镜,或者联系一下陈果问问我们能不能住过去啊?”

“邱非队长使用了75级大招,媳妇到我这里住,对其队友产生了不可计数的伤害。”冉荫的声音幽幽地传过来,“队长我一直在那里的,好了开始吧。”

“你们够了,什么媳妇,别乱说。”邱非的声线回到了往常的严肃型,“闻理训练去,好那我点开始了啊。”他说道。

今天的新嘉世也依然十分的和谐。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