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夜语

0w0

【乔高乔】迷鹿 (上)

_(:зゝ∠)_脑洞大开

如果我还有力气的话

估计晚上就又下了

_(:зゝ∠)_四个小时五千字 我真的是手残

----------------------------------------------------------------

乔一帆住在一个森林边的小村子里,村子里种着稻谷,养着猎狗,每一个人的家里都挂了至少三四副鹿角,四五条狐皮。人们以鹿角和鹿皮为荣,父母们希望着每一个孩子都有一身好武艺,将来可以去森林里猎鹿猎狐。

乔一帆的父亲也早早的把他送去练剑。练剑的师傅看了他一眼就说:“这小子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去学学刺客技巧吧。”

“可是微微刺客技巧,将来如何去森林中闯荡?”

“你还指望他做什么?这么小的孩子拿不起刀,我看他瘦弱也无法拉弓,这个体格,练刺客最有本事。”

乔父也只好就此作罢,乔一帆就这么跟着师傅学刺客的技巧,学了个大半年。

乔一帆在小时候放走过一只小鹿,这要是让父亲知道了,一定会打掉他的一层皮!小鹿虽体格小,但皮软肉也软,一般小鹿藏在鹿群里,也难抓到,抓到一只小鹿,有一层小鹿皮,在村子里也能好好炫耀一番。

可是当时,乔一帆看那小鹿缩在角落里,抖着当时还不怎么稳的腿,那双乌黑乌黑的小眼睛里却没有一丝恐慌。颤颤巍巍地在那里踱着步子,身上的纹路还没褪尽。同样幼小的乔一帆就和中了魔一样,看着周围没有大人,就悄悄地把那竹篱笆之间的缝隙掰得更大了些,便转身离开了。回来时,小鹿已经不见踪影,像是通人性一样,它从那个篱笆缝里钻了出去。

但这也是好久之前的事了。

这天。乔一帆遵从师傅的命令,去林子里采用来熬汤的草药。他从小在林子里摸爬滚打地长大,熟知每一种植物生长的地点。可偏偏今儿在哪里都找不到那药草。

但不带草药回去的话,铁定要被师傅狠狠责罚一番。

想到这里,乔一帆咬了咬牙关,朝着森林深处走去。他没去过几次深处的地方,那都是大人才去的地方,他连十五都没满,更别说成年了。

然而那药草还是不见踪影。

“你在找什么啊?”正当乔一帆苦恼着的时候,一个温软的声音传来。

乔一帆回过头去,那是一个看起来十二三岁的孩子,和他年龄相仿,看起来也是小小只的,还没长开的少年摸样,头发还没盘起来,懒懒散散地披着,发色和乔一帆的黑发不一样,也和村里人不一样,是浅浅的棕黄色,在叶间透下来的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暖暖软软的,惹的乔一帆想去揉一揉。少年有一对美丽的眼睛,就和最黑的夜晚一样暗沉,但黑夜里的一颗启明星正在少年的眼里闪闪发光。

乔一帆发觉自己从没见过这个少年。

站直了,乔一帆回应说“我在找一种药草,啊,就是你手上那个!”乔一帆看见了少年手中轻轻攥着的几株植物,不禁惊呼道。

“啊,这个啊。”少年糯糯地笑了,“那给你好了。”

“收你的东西不太好吧,我都不认识你呢。你是别的村子的吧。”乔一帆挠挠头,有些尴尬地说。

少年噗嗤一下笑了:“你当然不认识我,我们没见过几面。我是…”少年顿了一下,“我是森林那边那个村子的。”

乔一帆也放下了警惕,或者说在他这个年龄,警惕心本来就弱,愣了一会儿,弯了弯眼睛,笑了笑说“我叫乔一帆,你呢?”

对面的少年像是被惊了一下,随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句:“我叫高英杰。”

 

乔一帆练了三年多的刺客技巧,村子里教的浅,加上他练习勤快。过了一年半的时候他的技巧已经是十分精进了。

他第一次跟着大人去猎鹿的时候,队伍里多了一个外乡人,看起来倒也年轻,最多二十四吧。那个外乡人看起来懒懒的,眉眼里还带着一丝傲气。村里人见了当然也不会太开心,可说要比试吧,比刀,两三下就被那个外乡人抵住了腰腹;比剑,外乡人的剑气没几下就横到了他们头上;比箭术,自家人射箭五个中四个,外乡人站远了十几米,然后五个全中。

这下,村子里的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把他放进队里,结果队里有个少年脚崴了,那个外乡人还一手一捏给治好了。真的是全能。

乔一帆在孩子群里本就不是出挑的那个,也不差,结果就完美的泯没在了孩子堆里,被随意发配到一个角落去了。这个角落本无关紧要,是包围圈的外围,可是乔一帆总感觉哪里不对。

王家的妹子走得太靠前了,李家那小子没跟上。往那边看去,同伴们棕色的身影在绿色的草丛中潜伏着。乔一帆不禁这么想着。

“那个女孩子,对,就是你,你往后一点,对就是那里。”那个外乡人的声音却在这时在背后响起,“那个小子你躲那么后面干什么,是不是男子汉啦?”

“好了继续向前吧。”那个外乡人一看两个孩子调整好了,继续说。

发现鹿群的消息传来了。大家纷纷加快了推进的脚步,包围圈进一步缩小了。

“啧,不知道这次王大眼要多伤心啊。”那个外乡人轻声说着,然后点燃了自己随身的烟草。然后他看向了一直在盯着他的乔一帆,说:“小子你看着我干什么,我说你刚才应该也发现了那个吧。“

“抱歉!”以为自己冒犯了对方,乔一帆忙是道了个歉,然后就看见对方挥了挥手。

“我问的是,你注意到了那个没有。”外乡人说。

“那个?”乔一帆疑惑地问,这句话真是砸的他摸不着头脑。

外乡人吸了一口烟,“那两个人位置的问题。”

“恩。”乔一帆如实回答,“也不算发现,就是觉得不对劲。”

“你不适合学刺客。”那个外乡人又看了乔一帆一眼,“好了,要走了。”

乔一帆点了点头,转身跟上。

阳光从叶间洒下来,把树枝树干照成暖棕色的,恍惚间,乔一帆又想起了高英杰。

他和高英杰这三年没少见面,乔一帆进五次森林,两次可以遇见高英杰。说实在话,乔一帆在村子有很多伙伴,可没有一个可以聊和乔一帆起来,高英杰是他遇见的第一个,亲近的朋友。乔一帆在人群里太平凡了,太容易被忽略,而在这片森林里,只有他们两个,乔一帆被高英杰注视着,被高英杰鼓励着。整个村子,只有乔一帆认识高英杰,认识这个少年,这个声音软软的,会害羞的,遇到一些大事会有一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却会努力去渡过的少年,认识这个棕黄色的头发,像鹿一样,拥有乌黑纯净的眼睛,会羞涩却也绝不软弱的少年。

“发什么呆呢。”那个外乡人用他经常带在身上的一把伞敲了敲乔一帆的头,“我们快要进行攻击啦,小子,你发现哪里不对没有。”

乔一帆猛地抖了一下,左看了看有看了看。可是这个包围圈,感觉少了点什么。

“我不确定。”他对着那个外乡人说,“先生有发现哪里不对吗?”

“别叫我先生了。”外乡人把烟掐了,用他那副吊儿郎当的语气说,“我叫叶修,你也这么叫我好了。”

“可那样有失礼节…”乔一帆有些支吾地说。

“哎呀我不在意那些。”叶修挥了挥手,“你注意到没,你往那边看。”

顺着叶修的伞尖看去。乔一帆忽然倒抽一口凉气,“那里少个人。”

“少了两个。”叶修伸了个懒腰,“一会儿鹿准往那儿跑。”

“不告诉父亲他们吗…?”乔一帆问。

“你问我这个干什么?不应该是你想猎鹿吗?”叶修看了他一眼,“想抓到就去说啊。”

乔一帆没有说话,实在的,他对猎鹿真的是没什么兴趣,倒觉得这种大规模的屠杀残暴了一点,这全杀了,一点生机都不留,对森林是一种十分的不敬吧。 

“要是把森林里的生机全部掐掉,那森林的命也就到头了,这个道理你懂的吧。”高英杰当时和他说,少年的语气少有的那么坚定,“狐狸也好豺狗也好,鹿也好兔子也好,都不能屠杀的太过分啊。森林的魂魄是不会允许的。”

“我…倒是不怎么相信神怪之类的,但我觉得什么都不能杀光啊。”乔一帆坐在一旁说。

“天下无数森林,每一座都存在了很久很久,它是一定有什么精魄的。”少年的语气再次温和了下来,“这座森林啊,年岁比你那座村子还大了,大好多好多,至少是要上千的。都说尊老,如果把森林里的生灵屠杀太多,对这位老人也太不敬了吧。”高英杰这么说着,转过头来冲他笑了笑。

“算了吧,这次人这么多,那些逃走的鹿估计也只能逃一半,能抓到这么多。够了。”乔一帆说,“要是真的屠杀干净了,那是一种对森林的不敬。”

说完这句话,乔一帆忽然窘迫地抬起头看了看叶修,对方正在用一种好奇的目光看着他。

“对不起,小辈不是有意说出这句话,也请不要放在心上。”有些失措地挥了挥手。

叶修看了他一眼,随后就把手搭到了他的头上,揉了几揉“说的不错,好了小子。快要进攻了。”他从自己的衣衫里摸出一卷烟叶,用火石变法术般地把它点燃了,再次吸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进攻的信号发起,弓箭手都搭起了自己的弓,一波箭射去,当时就中了些,受惊了的鹿撞开了叶修和乔一帆发现的那个缺口,嘶啼着,一股脑地逃开去。一些受伤的也被后面扑上去的猎狗和拿刀的村民砍死。

“谁给留的那个缺口!”这次捕鹿的头儿骂骂咧咧的,“多好的机会啊就这么没有了,你看看这一群,妈的,多少只,卖掉可以赚多少银两?”

“足够了。”乔一帆嘟囔了一声,然后头上又轻轻挨了叶修一下。

他刚想道歉,那人就说:“现在人就这样,你给他一个他想要两个,看淡就好。”

乔一帆有些懵地点了点头,叶修看了看这个还没开长,现在到他肩膀的少年,眼珠子转了一圈,然后说了句:“我说你,叫什么?”

“小辈叫乔一帆。”

“好,乔一帆,我问你,你有没有兴趣…当个剑客,去江湖上闯闯?”

 

“所以你要离开了吗?”高英杰坐在树杈上,望着穿着粗布灰衣的乔一帆。

“嗯,跟着一个前辈,去学点东西。”

“要去闯江湖了吧?”高英杰有些落寞地说,两条腿在空中晃啊晃的。然后头向后一扎,手抓住树杈,灵巧地翻了下来。

“嗯。”乔一帆老实地说,“英杰,我要走了。”

“你是我第一个朋友。”高英杰笑了笑,可是从那笑容里面,乔一帆看不出一丝喜悦。对面的棕发少年的目光游移着,从乔一帆的头顶看到乔一帆的脚,然后看了看后面的这片森林,动了动嘴唇不知道在说什么。

“英杰…我又不是,哎,我会回来的。”乔一帆这么说着,然后就这样握住了高英杰的手,“你也是我的,我的第一个朋友啊。我会回来找你的。”

高英杰没有动,手就这么任凭乔一帆握着,脸上的表情有点复杂。良久,他都没有说话。直到乔一帆想要开口打破这可怕的沉默的时候,高英杰才抬起头来,用他那双乌黑沉静的眼睛看着乔一帆,深深地看着,眼睛里,如黑夜里的启明星一般的光,从高英杰的眸子,直直地探进了乔一帆的双眼之中。好像是要把乔一帆的一切都拓印在心中一样。

“一帆要走啦。”他轻声说,然后提高了音调,多了几分局促“不过我不是那个意思,一帆去追逐属于自己的东西,我是很开心的!看见你从之前那样成长成这个样子,我也很开心啊。”

可是不论我多高兴,多想一直和你呆在一起。现在的我也没法去追逐你,没法站在你的身边。我有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我有属于我自己的,一些不可以放弃的责任。高英杰心中念着,看向乔一帆目光中又多了一丝什么。

“一帆。”高英杰轻声唤道。

“嗯。”乔一帆答应着。

“一帆看过书吗?”高英杰问。

乔一帆思考了一下,自己的小村庄藏书不多,顶多读一些野书,和小时候上私塾学习的四书五经。也没有读什么,毕竟在一个武学当道的村子里,文并没有什么地位。

“没看多少。”他老实地回答。

“我送你句诗。”高英杰说,“也不指望你完全记下来啦,你明天出发?”

乔一帆点了点头,手依然抓着高英杰,又越来越紧的意思。

“你这实在是小看我。”乔一帆笑了笑。看着对方的神情再一次窘迫起来,他松开了一只手,另一只手还攥着高英杰,然后用空出来的那只手点了点高英杰的鼻尖。

“我好歹也上了半年的学,字我还是会认,你明天…拿来我看便是。”

被点了鼻尖的高英杰猛得一缩,耳朵有些发红。

“乔一帆你干什么啊。”他佯装愤怒,不过生来就温和的他也生气不到哪去。于是一个手刀轻轻地劈到了乔一帆的头顶。

“哎哟。”对方吃痛。

“我没用力,别装。”高英杰说,对方的头发并不软,有些硬硬的,不过因为还没加冠,只是简单地束了起来。

“在外头自己注意啊。”高英杰说道,“该注意的自己注意。”

“好的。”乔一帆笑了笑。

他们就继续聊了起来,高英杰的身手比乔一帆灵巧得多,于是高英杰笑着爬上了一棵树,然后把乔一帆拉上去。

直到夕阳透过树干,斜斜地照到了两人的身上,微红的阳光给高英杰浅棕色的描上了金色的边,少年柔和的眉眼在夕阳里显得更加美好,微风拂来,乔一帆不禁看的有些呆滞。高英杰的眼角弯弯的,刚刚笑过一阵,明显还有些喘不过气。乔一帆觉得自己除了第一次见到高英杰那时之外,还从来没有想现在这样,这么认真地看着高英杰。

夕阳之后便是分别,他十分清楚,乔一帆忽然握住了高英杰的手,看见对方猛然睁开了眼睛,高英杰也看向了乔一帆。

又是那双眼睛。

漆黑漆黑的,仿佛囊括了一切,在这黑夜中星群闪耀。乔一帆忽然觉得,如果可以躺在这片星空之下,该多好多好。

第二天清晨,背上行囊的乔一帆和叶修打了个招呼,便向森林跑去。高英杰已经等在那里。

高英杰没有说什么别的,碎步跑向乔一帆,给了他一个拥抱。

乔一帆看不见高英杰的表情,对方的身子贴在他身上,双手牢牢环住乔一帆的后背。

昨天晚上,他和父亲聊了很久,中年男人眼里满是自豪,也给了他一个有力地拥抱。

出发之前,村里那些从小一起长大却没说过几句话的伙伴们,也给了乔一帆一个拥抱。

可那些都不一样,和高英杰的拥抱不一样。

高英杰抱着他的时候,乔一帆的心中不是对于未来的兴奋,或者对于离开的不舍,或是对对方的担忧。

乔一帆只是感觉,他想就这么沉浸在这个拥抱里面,一直,一直不要离开就好了。

良久,高英杰才放开他。

“我要说什么你知道吗?”高英杰笑着问乔一帆。

乔一帆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只是淡淡地回答了知道,尽管他很想听对方亲自和他说。可现在,前一天没有的浓重的不舍之情在体内翻滚着,好像随时就要从体内喷出。乔一帆这才发现,自己多么不想离开高英杰。他想再听听对方的声音,再碰一碰对方的双手,再看一看对方深刻的眼眸。再多一点,乔一帆有些痛苦地想着,再多一点就好。

高英杰看向乔一帆的眼神更加柔和了,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高英杰伸进自己的衣衫里,掏出了一块木板。他努力平复下自己的心情,深吸一口气,稳住自己有些颤抖的双手,把木板递给了乔一帆。

一颦一笑一伤悲,一生痴迷一世醉。

一磋一叹一轮回,一寸相思一寸灰。

乔一帆接过木板,发现自己真的不能理解这里面的意思,他甚至不能认清上面所有的字。

而高英杰最后深深地看了乔一帆一眼,用力地捏了捏黑发少年的手,然后像是拼尽了全身的所有力气,说了一句再会。随后就扭头走进了森林里。

少年浅色的衣衫,浅棕的头发,还有那比起外面的人,更加苍白一些的皮肤。

这么多年了,高英杰的发色和肤色的问题,乔一帆一直没有开口问,反正这也妨碍不了他们交谈,所以干脆没有问,三年以来,乔一帆都快忘了这一件事。

而看着高英杰慢慢地走进清晨中雾气弥漫的森林时,乔一帆忽然觉得,对方和森林是多么的相配。

“英杰…“他不知不觉就喊了出来,而那少年头也没有回,背对着他,一步步走进了森林里面。

乔一帆最后也没有再去追他,而是用有点哽咽的声音对着森林喊了一句再见。

然后也转过了身去,离开了森林。


--------------------------------TBC------------------------------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