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夜语

0w0

【乔高乔】迷鹿 (中)

个人感觉中就是流水账【倒地

我都写了什么啊【倒地

再来三章就完结 我发誓 【咳血

---------------------------------------------------------------------------

自从乔一帆跟着叶修去到兴欣之后,可以说他对天下的认知被完美地颠覆了一遍。

比如神怪这东西真的是存在的。

当他看着魏琛叼着烟斗,挠着乱发坐在马扎上扯皮,身后一道道黑气翻飞的时候;当他看着罗辑被包子搭着肩膀,身旁的灵猫围着他喵喵叫的时候;当他看着只要有人不论内伤外伤都去找安文逸贴符的时候,乔一帆大概就已经接受了这个设定。

后来,叶修也教着他如何运用这一股他之前并不相信的力量,乔一帆练起了剑,刀刃之上,鬼神之力翻涌盘旋,或冰或火,忽明忽灭。挥砍刺劈之中,黑气迸现,云雾升腾,鬼神之影浮现于黑发青年身后。

从乔一帆的脖颈附近,一些灰黑色的奇怪纹路随之开始浮现,他们如同藤蔓一样,缠上乔一帆右侧的腰腹和侧脸,脸部并没有被浸染太多,然而这纹路却在腰腹上生长的格外狂放,一条一条的灰黑色藤蔓,如捆绑一般布满了乔一帆的右腰,有力地勾勒出少年纤瘦却结实的身体。对于这些灰黑的纹路,起初乔一帆是有点害怕的,于是便跑去请教叶修,对方一脸平淡地说这算是与鬼神的契约,自己看好自己不要走火入魔便好。

乔一帆来了兴欣之后才知道,兴欣是为国家做事的。还有很多支队伍与他们一样,都是朝廷上指派栽培着的。兴欣的队伍虽然不大,只有寥寥数十个人,却几乎全是叶修一手带起来的精英。乔一帆不是一次纳闷为何自己会被选入,然而叶修定下的繁重的训练任务不怎么允许他有空闲时间思考。

离开家乡之时,乔一帆十六岁,身子骨刚刚开始舒长,四年过去,他已经加冠,出落成一个略有成熟之色的青年,大概是由于幼时的平凡,乔一帆的脸上没有同龄人的那般张扬,他不像火焰一样疯狂燃烧亦不像鲜草那样旺盛生长,乔一帆是在地下涌动的暗流,谦和有礼,甚至有时会显得略文弱,然而刀锋斩出之时,伴随着的是敌人的惨叫和炸开的鲜血;鬼阵铺开,亡魂的气息便会唰的充满整片战场。

暗流涌动之时,也是敌人身首异处的之时。

鬼剑士一寸灰,在敌营之中也算是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了。

兴欣主要负责清理一些别国派进来的间谍,或肃清一些国内的反贼。近期国内有人打着上天旨意的旗号主张废掉如今圣上,说他们自己是上天遣来的人,称自己是圣教徒。在各种地方宣教,而且他们似乎真的有不小的法术,地方军队一时奈何不了他们。圣上无奈,将这出任务交给兴欣负责。想趁着这个教派没有彻底立足之前,先瓦解掉对方。

“这茬事都给我们了,看来还不小啊。”方锐倚在门口的柱子上,冲着叶修说。

叶修叼着烟斗,手里拿着一沓纸,似乎是蓝雨喻文州写来的,关于这次事件的情报,看完之后边啧了一声,手一搓烧掉了那沓纸。

“是不小,不然圣上老头子把这摊子烂事放我们这儿干嘛。”叶修说,“不过也怪好玩的,猥琐方,去叫一下他们,我们开个短会。”

“又是我。你自己不会去叫哦?懒死你算了。”方锐伸了个懒腰,随后就往内厅走,过了一会儿,兴欣宅子里,需要开会的人,脑子里就炸开了方锐的声音。

“老叶那个懒鬼叫我来催你们过来开会啦。快点儿,在大厅这里。”

叶修转过身,瞅着方锐说了句:“哥是为你好,你看看你多久没有练手,传个音都这么久。”

“要练手你自己练去。”方锐没好气地回到。

“就我还需要练手?”叶修又反呛方锐一口。

过了一会儿,内堂幽幽传来方锐的声音。

“叶修你不要脸。”

叶修轻笑一声,走进内厅。

“按照蓝雨内个喻文州的说法,这次事儿不简单,一个个都别掉以轻心啊。”叶修敲了敲桌子说,不过那个语气简直就是在昭告世人,哥掉以轻心了啊。

“那个教派,至少已经存在了好多年。根基已经不算浅了,近年来才开始行动。”叶修说,“圣教会用法术迷惑人,随后颠覆平民的记忆,最后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上天的惩罚,叫他们不许声张,入教便可以得到解放。人们入教之后,隔一段时间他们就解开一些幻术,再在不知不觉之中把这些幻术加回去,人们信以为真了,开始给圣教上供,交钱。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他们现在在东南方的势力也已经很大了。”

“镇压不住吗?”陈果皱了皱眉。

“能镇住早镇住了找咱们干吗啊。”魏琛大爷似的接过话。

叶修用一只手撑住脑袋:“这次事情不一样了,有队伍跟咱,恩,一起行动。不过是他们干他们的咱们干咱们的。”

“哎哟,啥队伍啊敢和你一起。”方锐打趣说。

“说了是他们干他们的我们干我们的,目标一样而已。”叶修回答说,“方点心你开会不认真啊,这个月赏钱扣掉,老板娘听见了没?”

“叶修你大爷。”方锐拖长了音调地骂了一句。

“哦,那个队伍应该得和你们说一下,小辈们可能都不知道啊。”叶修的目光扫过唐柔乔一帆安文逸包子罗辑莫凡,陈果坐在另一边没法一下子看到。

“微草听说过不?”

然后就听到魏琛那边当一下踢倒了什么。

“微草啊,多少年没有出山了,小王最近心情不错?”魏琛饶有兴趣地说。

苏沐橙只是笑没有说话,方锐的眼里也染上了几分兴趣。

“哎呀方大大我忘了你了,你应该也只是听说没见过吧?”叶修问。

“微草在我进蓝雨的时候就隐了好么?”方锐说。

“行了我知道了。”叶修挥手止住方锐,“微草其实一直有在行动啊,不然那么大一片森林安静这么多年?”

“好了,我和你们说说微草吧,小子们,收拢好你们的下巴啊。”叶修看似不经意地说,“微草的人都是妖怪。”

“哈哈哈哈妖怪,老叶你也是够了”魏琛直接笑趴在桌上。

“有哪里不对吗啊?”叶修笑了声。

“你们都应该知道当年名震武林的王杰希吧?”叶修又看了眼小辈们,“打法诡异,法术和体术兼修,特别是法术,多变威力也大,灵活。”

安文逸和罗辑都点了点头,乔一帆也点了点头。他以前虽然不知道,但在兴欣的四年,什么奇闻异事都该听过一点了。他是有一次听同为鬼剑士的李轩说起,谈起王杰希,李轩眼里还有几分怀念。

“他呀,比鬼剑还鬼,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招接哪招。后来,为了队伍也就把这个特性给泯灭掉了,归隐山林。”李轩当时如此说是。

原来这个队伍便是微草啊。乔一帆心想。

“一帆你记得你家隔壁那个森林吗?”叶修忽然问。

乔一帆轻轻颔首。

“它所连接的,就是荣耀国内最大的一座森林。据说早在开天辟地之时,它便存在着。”叶修继续说,“微草就在这座森林之内。王杰希不知道从哪里招揽来一群人组成了微草,然后便归进那座森林,这么久没有出来过。这座偌大的森林,这么久了,什么事也没有生过。”叶修轻笑了声,“百分之百是微草的功劳……”

乔一帆难得的开了个小差。

叶修提起他老家的那座森林,他不免想起了儿时在森林中疯闹的时光,还有陪着他闹的那个身影,最后他们肩并肩坐在夕阳下的树杈上,少年的眉眼是那么柔和温暖。

当初高英杰送给他的那块木牌还挂在乔一帆的腰带上,他甚至取了上头的一寸灰三个字做自己的名号。

当初他请苏沐橙帮他解一下那首诗,美丽的姑娘把握着木牌细细看着,最后只是笑了笑,告诉他自己去解。乔一帆近年来也读了不少书,终于是能把字认全了,那首诗的意思却总是朦朦胧胧,像浅藏在薄雾之中的一壶温酒,叫乔一帆找不着,品不得。

而最让人起疑心的,是罗辑无意中告诉他,他老家那片森林旁,只有一座村庄。便是乔一帆的老家。根本没有当时少年所说的“森林那边的村子”。

那高英杰究竟从何而来?

乔一帆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最终把他归为是隐居在森林中的某个人家的孩子。

“总之就是这样,我们这次和微草同一个目标,但基本是不会遇见的。”叶修总结说。

乔一帆猛地缩了一下,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居然已经到结尾了。之前那么长一段时间自己居然都在发呆。

“放轻松就好,和往常的任务一样。明天清晨出发,解散了吧。”叶修说,“武器都擦干净了,对手可能,比以往稍微强一点,不过放轻松。兴欣可是王者之师。”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走出了内厅,不知道跑哪里抽烟去了。兴欣众人也三三两两地散了。

 

 这次任务真的不简单。

乔一帆在树林间穿梭的时候,咬着牙关这么想着。

兴欣分三路行动,叶修带唐柔包子和安文逸走中路,魏琛和方锐罗辑绕左路,苏沐橙领乔一帆和莫凡走右路。旨在摧毁这个比较大的地方据点。

然而敌人却在右路布了埋伏,苏沐橙当时就让三人散开来,她掏出勾爪把自己勾上了一颗大树,手上弩机一装便开始攻击。莫凡隐匿起来了,乔一帆则是寻找一个合适的位置准备开启鬼阵。

这次的敌人比以往都强劲了许多,兴欣来到森林也是因为接到蓝雨的情报,圣教会在这座万年密林之中有什么动作。这确实是有什么大动作,来到这里的人的身手都很不错,绝对不会是喽啰级别的,也不是全部拿刀拿枪,外部放箭的,内部拿刀的,还有运用法术 的,一应俱全。十几个人围攻着三人,压力还是有些大的。

雪纹之上鬼神之力再起,乔一帆隐住身形,调息一口气之后猛然冲出,雪纹之上带着寒气就斩向了对方,敌人也被分了股,大部分留在原地对付苏沐橙,剩下的人里,小部分去找莫凡了,乔一帆这里还剩四五个。

乔一帆一刀直指其中一人的咽喉,寒气化作冰柱直接击穿了它。

对手固然不错,但还远远比不上乔一帆。转了个身,只见雪纹一翻,飒飒黑气顿时弥漫开来,那几名圣教弟子顿时感觉眼前一黑,随后便失去了生命。雪纹斩过之地,便是一道完美的疤痕——头颅已经滚落到了地上。

深呼一口气,乔一帆俯下身子在灌木群中穿行,对于从小在森林里长大的他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几发弩箭贴着乔一帆的头,射中了他身旁一个提着刀的敌人,乔一帆一抬头便看见了苏沐橙,站在高高的树枝上,提着弩机四处望着。

想要爬上树去的敌人已经被莫凡悉数斩杀,面无表情的青年一袭紧身黑衣,擦了擦自己的忍刀。

苏沐橙向乔一帆比了一个询问的手势。

全部肃清,乔一帆也用手势回答她。

长发姑娘就这么把勾爪一勾,抓住绳索从树上滑了下来。继续带队包抄敌人的据点。

三人散散地走在密林之中,彼此之间又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走了挺久都没发现敌人的踪迹,直到三人听见兵器碰撞的声音。

三人立马加快了脚步,果不其然看见了一间破庙,空地上,唐柔挑着长枪火舞流炎,与五六个敌人周旋。平时一脸云淡风轻的唐柔此时的脸色也和平常一样,长枪一扎,就又送了一人归西,随后一扫,火舞流炎带着劲风扫出一片火花,阻止敌人近身。

苏沐橙把弩机一提,嗖嗖发了几只箭过去,又送了两人姓名。

唐柔几下解决了剩下的敌人,向走出草丛的三人致意。

“叶修呢?“苏沐橙简单地问。

“和包子还有小安进去了。”唐柔说。

苏沐橙眼睛眯了眯:“莫凡。去看看。”

莫凡点了点头,随后快步走进庙里。

“老魏他们到这里了吗”

“没。”唐柔说,“怕是路上遇袭了。”

苏沐橙点了点头:“一帆你和我去看看吧。”她说了一声,“柔柔你就在这里等等吧。”

唐柔点头同意。

苏沐橙示意乔一帆跟上,随后就闪身奔向了左路。

帮助方锐魏琛解决了一批人之后,方锐神情略严肃地看了看苏沐橙,然后问道“右路也是这么多人?”

“是的。不过没这么多。”苏沐橙说,“你那里有备用的弩箭吗,我这没了,小只的就行。”

乔一帆把雪纹在叶子上蹭了蹭,留下一道道暗沉的血色。

“这样的据点至少还有十多个,就这一片地方。”魏琛啧到,“那个鬼死的教会究竟在这里安插了多少人啊。”

“多少人不知道。但一定是大动作啊。”苏沐橙说,“好了,我们回去吧。叶修哥还在那边。”

乔一帆没说什么,忽然眼神一凝,把刀往右一捅,缩回来时,雪纹尖上是一张被捅穿了的小人状白符。

罗辑嘴里念叨着什么,他身边那只本一直贴身的灵猫就已经蹿了出去。

“小罗已经放猫去侦察了吧。”魏琛哼了一声,“走吧,我们先去和老叶汇合。”

五人在林木间穿行了一阵子便到了空地上,叶修已经叼着烟站在了那里。

“你们来啦?”他摆摆手,“计划有变,都过来。”

待兴欣众人已经围过来,叶修沉声说:“这个圣教在这里布了十几个据点,着你们都知道,然而这只是一个较小型的就已经布了这么多人。据我刚才收到的情报,微草已经以这个森林正中为中心开始行动了。他们抓到了一个人。身上绑了炸药。”

“炸药?”苏沐橙疑惑地问了一句,“火器尚不成熟,他们敢用炸药了?”

“嗯。”叶修只是回答了一句,“因为火的法术会消失,然而炸药不会。听得懂吗都?”

“不懂。”包子提出。

“好了包子,这么和你说,就是一只烧鸡,用火系法术烧,法力没了火也没了,鸡就烧不好,但是炸药的火,只要有柴就会一直烧,鸡很容易就烤熟了。这么说你懂了吗?”

“老大你的意思是他们要毁林吗?”

“毁林人家直接拿着火把上了。”叶修叹了口气,“那样倒还好,他们估计是想要把森林中心那颗万年老树直接炸掉。”

“这片森林自古以来就在这里了,没有人知道它存在了多久。肯定是蕴藏了天地的灵气,而这最饱满的灵气一定是存在那棵树上。把树炸了,这一块地方至少不风调不雨顺好多年。到时候……呵。”叶修没有再说话。

“他们估计还要毁个林。”方锐说,“至少他们计划里有。”

“嗯。”叶修默认了。

“前辈,那我们接下来怎么行动?”安文逸问道。

“两队。不要离太远,保持联系。我一队,沐橙一队。”叶修说,“继续向前推进,能灭掉的据点就灭掉,遇到能审的人就审一审。往森林中心走,等不及了。估计大战明天就开始了。”

“大战?”罗辑有些迟疑的问,“根据情报,他们不会这么快就发动大战啊。”

“但是我们来了,他们一定力求快。”叶修说,“至于人手你们不用担心,微草隐居这么多年,但是旗下弟子还是很多的,队伍也很严整。”

“行动吧。没时间可以耽误了。”叶修一挥手,“老魏小唐小安包子跟着我。剩下的自成一队。”

乔一帆默默走向了苏沐橙那一队,队伍里的人什么都没有说,但神情都是略严肃的。已经没有人把这当一个普通的任务来对待了。

乔一帆跟着队伍肃清掉了两个据点,都是刚才那般规模,不过人手要更少一些。

但是明显更难对付了,乔一帆在挥刀的时候这么想到。现在还能保身而退,再往深处走,遇上实力更强一层的敌人,乔一帆已经不能保证自己不挂彩了。

刀上鬼神之力翻涌,乔一帆双手一挥,一个暗阵出现在敌人之中,罗辑的灵兽们趁机扑上去,乔一帆快步闪到罗辑身边,召开了一个刀阵,随之雪纹挥出,所到之处只留遗骸。

“难对付了一点。”他身边的方锐这么说,然后推出一掌,解决了又一个敌人。

苏沐橙往弩机里放了两根格外长的弩箭,嗖嗖两发,刺穿了最后两个人的胸口。

“帮我拿一下。”从房顶上跳下来,苏沐橙把弩机交到莫凡手里,随后从那两个人身上拔出那两根长箭,收进了自己的包裹里。然后再装备上弩机。

叶修的一只灵兽飞来,待苏沐橙拿下绑在它爪上的信条之后它便消失了。

“走吧,会和。”苏沐橙说,随后领着队伍走进了林子。

 

“接下来就要分头行动了,我相信你们每一个人都有自保的能力。任务的目标是肃清你们见到的每一个敌人,同时寻找圣教中心的据点,不要让他们把这片林子毁掉。”叶修站在队首说,“不论如何,我不希望兴欣有任何一个人脱队。个人行动能力不强的就双人组队。”

他们已经来到了这座森林算是中心的地方。花了三四天才来到这里。而这四天了,依旧没有开战,这倒让叶修挺吃惊的。

“我们要抓住这个机会。”他把千机伞往地上捅了捅,“继续往中心走。”

而现在,终于到了这个地步。所有人分开行动,直到恶战开始再会和。按照叶修的话来说就是,哪里有打仗的声音你们就往哪里钻。

现在,乔一帆正在森林的阴影之下行动,身上的深色衣衫紧贴着身子,黑发因为汗水的原因也紧紧贴着脸。

刚刚解决掉了一队人,尽管叠了两层鬼阵,这一队人还是耗了乔一帆不少力气。

和罗辑一直保持着联系,乔一帆收到还没开战继续行动的消息。

有些累了。乔一帆走向前方的一颗大树,就这么轻轻靠了上去,准备休息一下。右手依然牢牢地拎着雪纹,左手却抚上了腰际的那块木板。乔一帆知道自己离这块木板的原主人很近,很近。至少他们处在同一片森林里。

希望高英杰他们家不要被圣教洗劫,乔一帆咬了咬下唇想到。

自己还是不够强,在上次看见李轩和吴羽策前辈之后乔一帆深深意识到了这一点。但现在他真的有些累,右臂上的刀伤已经结痂了,伤的不深,只是划到。

自己现在已经做到杀人不眨眼了,乔一帆这么想着。起初知道要砍人的时候,尚年少的乔一帆深深恐惧过,在第一次下了刀之后,看着对方因为惊愕恐慌而瞪大的眼睛时,那股浓浓的作呕感,乔一帆至今难忘。

“他们对于你的国家不利。”叶修只是这么和他说,“身为兴欣一员,这种事情迟早都要面对。”

几年之后,乔一帆也成为了敌人口中所说的恶魔。可乔一帆知道,比起一些前辈,他还是差很多。

每次乔一帆触碰到当初高英杰送他的那块木板的时候,总会有一股奇怪的暖流经由他的指尖上到他的心脏,这种感觉是一种说不出的舒服。乔一帆闲来无事就会盯着上面刻着的字看,像是从上面那几个字眼里,可以看见年少时挚友温和的眉眼。

乔一帆不清楚他对高英杰抱着的是什么感情,说是挚友感觉少了点什么,说是喜欢吧…我们暂且不提高英杰是个男的,乔一帆自己都不知道喜欢是什么。

可此时坐在这棵树下,头上是叠了几层的叶子,阳光如同当时一样从叶间轻轻透出,照在满是落叶和石子的土壤上,尽管这里已经被血迹污染,乔一帆还是感觉回到了当初,他就站在高英杰身旁的感觉。与高英杰离别时那股熟悉的感觉又一次涌了上来。

再让我多呆一会儿就好。

但是休息的时间已经到了。乔一帆站直了身子,摈弃了心中的杂念,在一次专注地向前迈进。穿过这片美好纯净——虽然现在已经开战了,有些不复当初了的森林。

可能是少年时的记忆太美好,这片森林给乔一帆的感觉一直和高英杰给他的感觉相似,纯净美好,令人深深不能自拔。离开时乔一帆没发现,再一次一个人行走在这片森林时乔一帆才明显的感觉到了从前的感觉,鬼剑士依然在阴影下穿梭,双眼中全是警觉,望向四周,脚步又碎又轻。

遇敌。乔一帆感觉到前方的气息有变,默默攥紧了雪纹。

靠近,雪纹之上云雾翻涌,乔一帆迅速靠近了对手,刀刃锋锐无比,直取敌人性命。乔一帆的刀下的比之前哪一次都准,然而肃清完这一圈,乔一帆却感觉身后传来一股杀气,迅速偏了后颈,噗的一声,一根小型的箭就没入了乔一帆的左肩。

顾不上痛,乔一帆已经迅速往那箭发出的方向跑去,脚下加快了速度,雪纹上火炎的气息涌动,流炎化作屏障护在乔一帆身侧,随后给了那个放暗箭的家伙就是一刀。

好了,这一次彻底死干净了。乔一帆呼出一口气,皱着眉头,乔一帆随手扯下自己衣袖上的一块布,塞进嘴里咬住,然后用右手抓住了那根弩箭。

还好没有击穿,乔一帆这么想着。深吸一口气之后便是用力一拔,动手的那一瞬间,痛苦猛然冲上,像是蝙蝠吸血一样啃噬着乔一帆。他不免用力地咬住了嘴里的那块布,随着弩箭的拔出,乔一帆发现这箭头还是带螺旋的,拔出来的过程就和绞肉一样。

乔一帆倒吸一口凉气,然后用随身包裹里的纱布扎住了伤口,再用雪纹上的寒气冰了冰。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乔一帆这么想着。然而剧痛一直没有停过,于是乔一帆就靠在那颗大树上喘了一会儿。

左肩的行动变慢了。动了动胳膊都是无比的疼痛。

罗辑的灵兽在这时送来了情报。

“一帆你小心点。开战了。”简言意骇。

青年面色一凝,又是靠在树上休息了一会儿。敌人暂时还不会找到这里,眼前还有点犯晕。真的,挺痛的。

乔一帆靠着树坐下来,刚刚在战斗中还不免受了几处刀伤,好在敌方没有像雪纹这样锋利的好刀,并不会把他的胳膊整只砍断。

但砍得也挺深。

乔一帆简单处理了一下剩下的伤口,随后用右手抚上了那块木牌。暖流再一次涌上来,让乔一帆大舒一口气。

举起木牌看了看,乔一帆忽然感觉有什么感情慢慢明了起来。

一个字一个字的抚下来,在这疼痛布满全身,而接下来又是最艰难的任务的时刻,乔一帆的眼前却满是高英杰。

不知道对方现在在做什么,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的。

对高英杰也是,对这片森林也一样的感情。

乔一帆在这时却忽然明了了思念的滋味,它如花一样慢慢在心底生长着,这一刻全部盛放开来,每一寸的相思都在这时候化为缕缕心尘,从心底撒向全身各处,使得全身都隐隐的疼。

乔一帆发现,他很思念,简单来说就是想高英杰。

非常,非常的想念他。

 

--------------------------------------------------------------

迷鹿下大概会解释一下为什么标题叫迷鹿吧x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