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夜语

0w0

【乔高】寄平生 07

哇我终于更了x

------------------------------------------------------------

微草战队宿舍区,走廊尽头的小阳台上,一个人正趴在栏杆上,手里握着一部手机。

那人就是高英杰,少年正有些郁闷地抱着面前的栏杆,思考着要不要拨一个电话给乔一帆过去。

微草的季后赛征程就这么停在了两周前的晚上,当即假日开始。但是高英杰和许斌等人还是留在了俱乐部,处理一些队内的人员更替问题。

而且这位更替人员的退役,必定是微草一个关键的节点。

荣耀联盟第十三赛季,微草队长王杰希决定退役。

 

“英杰,我决定退役了,想想还是先和你说吧。”王杰希站在大巴车后轮的位置,双手闲散地垂在身体两侧,语气还是和往常一样的偏严肃,眼神也是一如既往的那么的专注。

高英杰其实早就有猜到那么一点,种种痕迹都在提示着他即将要发生的事。所以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也只是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后轻轻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他没有笑着向王杰希保证微草一定会很好,他也没有当即情绪崩溃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只是点了点头,向王杰希示意自己知道了。在这个本来应该大起大落的时刻,高英杰的脑子倒是分外的冷静了。哦,队长要退役了,那接下来怎么办呢?他只是这么想到。

“那队长退役之后要去哪里呢?”高英杰的声音声音比起平常似乎小声一些。

“可能会先在国内国外玩一阵吧。玩完了回来再说。”王杰希回复道,“你不要压力太大,微草不会让你直接上队长的位置,许斌应该会帮你一年吧。”

“我明白了。”高英杰轻声说。

“好了,上车吧。”王杰希招呼了高英杰一声,便是走向了车门。高英杰也像往常一样跟上、仿佛这和千千万万个比赛或者活动之后的夜晚没有任何区别。

回到微草之后,高英杰花了一个晚上来消化这件事,他并不是不能接受,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罢了。思考了一个晚上的关于自己未来需要怎么做以及自己未来可能遭受的压力之后,第二天,顶着俩熊猫眼,高英杰出现在了训练室里,开始做日常的训练。

休息的间隙就顺手刷刷群,窥窥屏什么的。窥屏完了再回复一下小窗,紧接着投入第二轮训练热潮。这似乎已经是每一天不变的日常,所以直到王杰希把手搭到他肩膀上的时候,他才猛地从持续不断的跳跃操纵中回过神来,训练软件的右下方,显示着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

“去吃饭吧。”王杰希和他说。

一顿有些恍惚的晚饭吃下来,高英杰就这么一路答应着别人,一路回了房间。今天他整个人都是懵的,就和每一个消耗大的比赛之后一样,成吨的疲倦轰然倒在他的肩膀上,让他一整天都没法做太多的思考。吃完晚饭也是直接回房间,一头栽在床上休息。

穿着日常服小睡了个十几分钟,高英杰的眼睛再一次缓缓睁开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澡也还没洗。磨磨蹭蹭地爬了起来,去衣柜里拿了衣服之后,高英杰就这么…玩起了手机。

依旧的窥屏,群里的人闲着无聊似乎在玩猜数游戏。

看着挺好玩,不过也不怎么想参与进去。洗完澡再忽然出现吓他们一跳好了。高英杰已经在心中打好了他的如意算盘,随后捞起搭在床沿上的衣服,出门洗澡。

一回来,高英杰的身子就直线朝着床砸去了,右手在身边探了探,揪了揪,终于是揪到了藏在被子下面的手机,把手机拿到眼前,开群窥屏,直接就目击到了盖才捷猜对了数字,然后被围攻的的全部过程。

在各种还不那么丧心病狂的惩罚提议里,高英杰冷不丁地冒出一句。

“发条朋友圈吧。”

然而要发什么,还是留给那群丧心病狂懂得家伙去想吧。

盖才捷在小窗给高英杰留了一句算你狠。高英杰则是回了句“你也会参加这种游戏我还挺惊讶。”

两人三言两语的在小窗聊了一会儿,同样是被誉为荣耀新生代的两人自然关系也不会很僵,又说了几句话之后高英杰就发了一句睡弧,随后在床上转了个身子,手啪的一下拍上床头的关灯按钮,盖被子睡觉。

 

之后的日常训练里,与王不留行的磨合越来越多,微草的成员大部分都回家了,等到八月份再回来集训。训练相对于比赛期间轻松,在结束之后往往还能去网游里转上一圈,顺便在微草的群里刷一刷啊,和王杰希许斌探讨一些战术啊,日子过得紧凑也不会太累。

但是每一天,训练室日历上的红色或是黑色的数字都在提醒着他,这离王杰希即将的宣布退役又近了一天。在八月份开始集训之前,经理会先通知微草的其他队员关于队长要退役的消息,以便衔接八月份的集训——以高英杰为中心的阵型。

真正压力大的日子还没来,高英杰也知道。

他和乔一帆最近也算是经常联系,不论是QQ还是微信还是网游里,两人都打了不少次照面。乔一帆最近似乎也在忙一些事,群里一寸灰的出现也是越来越珍稀。但是他和高英杰的小窗消息倒是挺频繁,虽然基本内容都是——今天的早饭怎么样,今天兴欣抢boss的方法多么的猥琐,今天H市刮台风一天没出门,诸如此类。

高英杰有些搞不清最近这一种略微奇妙的感觉,他和乔一帆认识了快五六年,聊也聊了五六年,不知不觉的关注对方了五六年,按照常理来说应该都已经熟络了,对于对方发来的消息不会作太大反应。

他却依然期待着乔一帆给他发来的每一条回复,这和五六年前几乎没有任何差别。

某次他在房间里研究一场比赛,注意力之专注以至于手机抖了好几次都没有反应。过了一会儿刘小别进来找他,说队长找你。高英杰答应了一句,顺手拿起手机划掉了上面的未接来电显示,恰巧乔一帆给他发了一条小窗,高英杰急忙忙划开手机取消掉未接来电提示之后,也不知道自己打开了和乔一帆的小窗口,就这么风风火火地出了门。手机也没带——好吧,他本来去划手机也不是为了把手机带走,只是一点轻微的强迫症而已。

结果进来找他的刘小别就只能对着暂停了的比赛视频和高英杰的手机干瞪眼。就一不小心看见了他和乔一帆之前的对话——真的是一不小心。

“我看B市最近降温你注意保暖。”

“我知道,不是谁都会像你一样感冒的。”

“已经好了【他们灌我三碗姜水】”

“那就好。”

这是屏幕上显示着的之前的对话。

还有今天的。

“我来告诉你一声最近到草莓的季节了真的很好吃嗯。”

往上翻翻应该没事?刘小别这么想,然后看着四下无人,高英杰也没回来,就又这么往上翻了翻——

“最近睡眠充足吗”

“职业选手能做到睡眠充足?”

“…有道理,要大寒了你注意保暖,多喝水x”

“北方有国家供暖23333”

“兴欣其实有暖气的。”

“…不如果没有的话才奇怪吧”

“那就这样我下了白白晚安好梦。”

“晚安好梦。”

刘小别就这么默默地退出了QQ,总感觉自己看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

那天,他倚在门框上认真的询问了高英杰和乔一帆的关系。

“啊,好朋友啊。”高英杰有些奇怪地回答他,“怎么了吗前辈?”

刘小别就这么看着高英杰的眼睛,久久无言,高英杰最后还是没忍住开口问了句前辈有什么事吗?

“没。”良久,刘小别从嘴里挤出这个字,“我看你平时都有些闷闷的,担心你在联盟里可能没朋友。”

这什么鬼理由啊,自己都不信好吗。刘小别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

“放心啦。我还是有那么几个朋友的。”高英杰噗嗤一下笑开了,推了推刘小别的肩膀就这么走进了房间。眼角瞥到高英杰在划手机的时候刘小别眼皮跳了跳准备跑路,却被高英杰用一句话堵住了。

“小别前辈你想…..吃草莓吗?”

“你想吃就去买吧。”莫名其妙的有一种被呛到的感觉的刘小别揉了揉自己的眼角,就这么走出了房间。

他没敢问高英杰,他原本想说的是“你和乔一帆天天都那么聊吗和现充一样。”但毕竟自己是偷偷翻人家聊天记录的本来就有背良心,这还问不是不打自招吗。

留下高英杰一个人在房间里给乔一帆回了句“草莓啊那我去试试好了。”一边再一次打开了比赛视频开始做记录。

这可能就是千千万万个高英杰的夜晚里的其中一个吧。他和乔一帆就是这么聊天的,每天都这样。两个人的相处就和白开水一样平淡,直到几周前一些不那么平淡的话的的出现,往这缸白开水里面倒了几滴颜料,这一缸水似乎就和以前的那缸白开水不一样了,像是某种结界被打破了一样。

总结一下大概就是,高英杰发现,自己比之前,更加靠近了乔一帆一步,并且更加想要靠近他,更加的想要见到他。

所以在这一个黄昏,微草的小魔道——现在应该已经长大了很多了,正倚在俱乐部走廊尽头的小阳台的栏杆上,握着他的手机纠结着。

 

 

 


评论(4)

热度(11)